N行业动态
首页行业动态 > 行业新闻
天然气气价下调超预期 市场化改革迈出关键一步
[ 浏览点击:188 ] [ 发布时间:2015-11-17 ] 字体:[ ] [ 返回 ]

   11月18日,国家发改委发布通知称,自11月20日起将非居民用气最高门站价格每立方米下调0.7元。同时,将非居民用气价格由现行最高门站价格管理改为基准门站价格管理,供需双方可在基准门站价格基础上,在上浮20%、下浮不限的范围内协商。同时,在本次推动天然气市场化改革中,还包括了另一个重要内容:推动天然气市场建设,计划用2~3年时间全面实现非居民用气的公开透明交易。


  “对下游市场是个特大的利好。”四川省自贡市清洁能源汽车产业协会秘书长李永昌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此次非居民用气价格的大幅下调,对LNG工厂、天然气发电、天然气汽车等都将产生提振作用。


  根据国家发改委的测算,本次降价将为用气行业直接年减负430亿元。


  气价下调超预期


  10月份,中国天然气重型卡车的产量仅为899辆,比去年同年同期下降了85%,而今年前10个月,国内天然气重卡产量降幅达到65%.大举推进天然气重卡战略的陕汽集团,前10个月重卡产量下滑了75%.天然气汽车的困境,也是天然气下游推广使用困境的缩影。


  李永昌表示,2015年中国天然气的供过于求形势严峻,可替代能源价格的大跌也让天然气的经济性不具备优势,天然气下游消费增长情况降至“冰点”。


  中石化西南油气田一位人士告诉记者,今年公司的销售压力加大,一些以天然气为燃料的工业企业纷纷减少了采购量,工业用气下滑明显。


  “由于政府管控天然气价格,可替代能源价格下跌,天然气的价格虚高问题凸显。”李永昌认为,天然气的价格机制已经严重影响了下游市场的消费推广,“十二五”无法完成2300亿立方米的消费目标已成定局。国家提出“十三五”末天然气消费占比要占一次能源10%,如果不进行价格改革,这一目标也难完成。


  此次,非民用天然气的超预期下调、首次提出基准门站价格制度以及首次在正式文件中明确要求加快天然气线上交易,三个亮点释放出了油气改革提速的积极信号。


  “每立方米0.7元的下调幅度,价格下调幅度约为1/3,远超出我们此前预计的0.4元~0.5元的水平。”前述中石化人士如此评价本次降价。他表示,由于国内的天然气开发成本高,原本预计政府会考虑天然气企业的开采成本,降价幅度可能不超过0.5元,所以综合来看,本次调价的力度很大。


  按照2013年中国制定的天然气计价公式,天然气价格以可替代能源燃料油和液化石油气(LPG)价格进行计算,权重分别占60%和40%,并最终乘以0.85的系数。


  国泰君安在10月下旬的研报中指出,根据可替代能源的价格在2015年的价格跌幅,测算出天然气门站价格理论上有1.05元/立方米的下调空间。


  “国际国内天然气市场供求格局和价格形势发生了深刻变化。”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谈及本次调价的背景时表示,能源价格持续下行、天然气供需总体宽松,天然气与可替代能源竞争加剧。这些因素,也让国家决定抓住当前有利时机较大幅度地降低非居民用气价格。


  据了解,政府管理价格的非居民用气为600亿余立方米,本次降价将直接为下游的工业、发电、集中供热、出租车,以及商业、服务业等行业的用气每年减少负担430亿元以上。


  而国家发改委也表示,随着政府管理价格的天然气价格降低,也有望带动市场化气价的降低,所以占国内消费总量80%左右的非居民用气价格都有望降低。同时,气价降低也有利于天然气清洁能源推广利用,进而促进能源结构调整和环境保护。所以,此次改革降低了非居民用气门站价格,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背景下,对减轻下游用气行业负担、促进经济增长将起到重要作用。


  无疑,降价将使石油天然气生产企业承压。根据申万宏源化工行业研究员林开盛的测算,本次降价可能会让中石油和中石化在2016年的净利润分别减少375亿元和68亿元。


  天然气价改迈出关键一步


  此次与天然气价格下调同步,发改委也对非居民用天然气价格管理办法进行了一次重大改变:由最高门站价格管理改为基准门站价格管理。


  按照新的定价方式,降低后的最高门站价格水平作为基准门站价格,供需双方可以基准门站价格为基础,在上浮20%、下浮不限的范围内协商确定具体门站价格。本方案实施的一年内,即2016年11月20日前,基准门站价格都不进行上浮。


  “从固定价格变为浮动价格,意味着政府进一步放松了天然气的价格管制,市场化程度更进一步。”能源咨询机构安迅思的天然气分析师韩小庆认为,继2015年4月份国家放开直供用户供气价格后,再次扩大范围有最高价变为基准价,这增加了非民用天然气的价格弹性,留给供需双方更多自主协商价格的空间。


  “但由于现在的下游用户气源供应单一,选择余地有限,在价格谈判方面基本是没有话语权。”韩小庆表示,所以此次价改文件中特别强调了未来一年的天然气基准门站价格暂不上浮,一定程度上可避免供应商在用气高峰期间上调基准价格,也有利于天然气下游市场的培育。


  国家发改委表示,要求各地合理安排天然气销售价格,及时疏导非居民用气销售价格,释放降价红利。鼓励各地根据当地实际,在完善监管规则的基础上,先行先试放开非居民用气销售价格。


  值得关注的是,在通知中,发改委也强调了建设天然气公开交易工作事宜。提出非居民用气应加快进入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由供需双方在价格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公开交易形成具体价格,力争用2~3年时间全面实现非居民用气的公开透明交易。